<ins id="bdvhd"></ins>
<ins id="bdvhd"></ins>
<ins id="bdvhd"></ins>
<ins id="bdvhd"><noframes id="bdvhd"><cite id="bdvhd"></cite>
<cite id="bdvhd"><span id="bdvhd"></span></cite>
<ins id="bdvhd"><noframes id="bdvhd">
<var id="bdvhd"><noframes id="bdvhd"><var id="bdvhd"></var><del id="bdvhd"><noframes id="bdvhd">
 
隨州機電工程學校
隨州職業技術學院中專部
就業有優勢 創業有本領 升學有渠道 終身發展有基礎
國家級重點  湖北省示范中職學校
職業院校,卓越教師如何培養
來源: | 作者:pmo6407fc | 發布時間: 2018-11-12 | 14361 次瀏覽 | 分享到:


    職業院校,卓越教師如何培養
    發布日期:2017-06-28    作者:彭曉丹 瀏覽量:    字號:[ 大 中 小]

相比普通教育卓越教師的專業素質培養而言,職業教育卓越教師專業素質培養有其特殊性,如何搭建適合于職業院校的路徑,是職業院校的大課題、新難題。但就目前具體情況而言,職業院校卓越教師專業素質的評價標準還未明確,對相關工作造成困難。因此,職業院校應逐步建立卓越教師專業素質培養的相關的理論體系和實踐標準,解決瓶頸問題。

校企聯動,優化教師專業素質培養機制

據筆者于2015年10月分別面向湖南省11所職業中學、廣州市1所技師學院和全國中職骨干教師農大培訓班共計338名教師的現場問卷調查結果顯示,32.54%的教師認為:優秀教師的教學經驗不愿意與人分享,有近59.78%的教師認為自己缺乏有效的行業企業實訓機會。由此可見,職業院校教師成長發展的生態環境依然存在很大問題。

培養高層次的職業院校“雙師型”卓越教師,必須打通學校企業之間的壁壘,完善和優化校企聯動的跨界培養機制,為卓越教師專業素質培養提供理論支撐和實踐保障。

培訓類學校要強化理實一體化培養理念。目前,職后教師專業素質培養的主要場所還是師范類院校、教師進修學校、專業類院校和成人高校。從培養內容和環節來看,依然是重理論輕實踐,重群體培養輕因材施教,重課堂教學輕現場實訓,導致教師回到教學崗位后依然不能很好地勝任教學工作。

因此,在職后培養階段,承擔培養的學校必須高度重視教師實踐技能的訓練,如組織參訓教師開展公開課、說課比賽,走進卓越、示范職業院校大師、名師工作室進行現場教學觀摩學習,分享卓越教師的經驗;組織教師深入行業企業進行專業對口實習與交流,培養成為卓越教師的專業綜合素質和品質。同時,學校也要為卓越教師的成長發展提供自由、合作的良性生態,為卓越教師的成長發展建立有效機制。

行業企業提供良好實訓實踐平臺。調查顯示,年齡45歲以下的職業院校專業教師占77.82%,其中具有0-15年教齡的教師達到49.11%,16-20年教齡的教師比例18.93%,二者合計達到68.04%;本科及以下學歷的教師比例達90.24%;中級及以下職稱教師的比例為57.39%。

由于教師的專業知識具有非系統性、緘默性和隱蔽性等特點,校內的模擬實訓難以達到目的。這批教師的專業技能、實踐技能更多地需要行業企業進行理實一體化跨界培養。通過在行業企業的見習、實習和交流,提升專業實踐能力是成為高層次“雙師型”卓越教師的法寶。

因此,教育部關于實施卓越教師培養計劃的意見中明確指出:培養職業院校卓越教師的高校應聯合行業企業,建立穩定的專業實踐基地,確保參訓教師有穩定的專業實踐教學時間,其中職前教師企業實踐教學時間不少于1學年,在職教師實踐鍛煉和實訓5年累計不少于1年。

政府要完善培養保障制度。由于大部分職業院校辦學時間短、辦學條件較差、政府財政投入有限、社會地位不高等原因,導致教師職業認同感和歸屬感不強,教師成長發展的文化生態環境受阻,很多教師特別是青年教師滿足現狀、不思進取,很難成為卓越教師。因此,作為各級政府,應采取切實措施,為卓越教師發展提供精神文化支撐,改善教育科研環境,提高教師福利待遇,營造尊師重教的社會環境。

主體意識覺醒,驅動專業素質提升

實踐表明,除了外在的培養培訓外,更重要的是發揮教師的自主性,突出個性化的發展,強調自主學習和自我提高。

從實際來看,職業院校教師對于自身職業缺乏認同感、歸屬感和幸福感,究其根本在于教師社會地位的衰落和職業教育的社會影響力、吸引力微弱。職業院校教師作為教育的一個重要因素,其所承擔的責任與其所獲尊重有出入。

由于對自身職業缺乏認同感、歸屬感、幸福感,因而部分教師在建立自我職業發展目標時產生負向效應。部分教師對自己是否能實現職業目標持懷疑態度,還有一部分教師則認為自己根本無法達到預期的教育目標。

由此可見,職業院校教師如何建構自己可持續發展的專業目標和價值認同,是教師自己能否成長為卓越教師的內生動力。

由于教師個人的基本情況、成長經驗各不相同,因此,教師在建構自己的職業目標時應充分考慮個體差異性,并根據不同的情況進行具體分析和優化設計。

有學者根據對不同教師的個別訪談后發現,職業院校教師認可的自我發展目標大致可以分為三種類型,即“成績”型教師、“成績+研究”型教師和“專家”型名師。不同類型目標的教師對自我成長發展的規劃設計是不同的,存在著各自的風格:“成績”型教師在自我設計過程中主張功利,凸顯“匠氣”;“成績+研究”型教師的自我設計目標是希望自己成為一名有社會地位的教師,并且能夠在教學科研方面取得應有成效,凸顯“霸氣”;“專家”型名師則是希望成為名家名師,即卓越教師,凸顯“豪氣”。上述不同“卓越”的追求成為教師自我覺醒的動力源。一旦教師的個人價值得到尊重,就能夠自發地建立起自己的專業發展目標,尋求卓越、追求卓越,并最終成長為卓越。


香港现场直播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