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bdvhd"></ins>
<ins id="bdvhd"></ins>
<ins id="bdvhd"></ins>
<ins id="bdvhd"><noframes id="bdvhd"><cite id="bdvhd"></cite>
<cite id="bdvhd"><span id="bdvhd"></span></cite>
<ins id="bdvhd"><noframes id="bdvhd">
<var id="bdvhd"><noframes id="bdvhd"><var id="bdvhd"></var><del id="bdvhd"><noframes id="bdvhd">
 
隨州機電工程學校
隨州職業技術學院中專部
就業有優勢 創業有本領 升學有渠道 終身發展有基礎
國家級重點  湖北省示范中職學校
劉志芳:我們要樹立大職業教育觀
來源: | 作者:pmo6407fc | 發布時間: 2018-11-12 | 980 次瀏覽 | 分享到:

    劉志芳:我們要樹立大職業教育觀
    發布日期:2017-06-30    作者:彭曉丹 瀏覽量:    字號:[ 大 中 小]

職業教育是終身教育。在德國,職業教育被稱為從“學習世界”走向“工作世界”的橋梁;在美國,被稱為“技術與生涯教育”;在我國,近現代職業教育的奠基人黃炎培說,職業教育是“謀個性之發展,為個人謀生之準備,為個人服務社會之準備,為國家及世界增進生產力之準備”的教育。

當今世界,綜合國力競爭異常激烈,國際分工也正在發生變化,國際產業格局正在重塑,一些發達國家都在進行頂層設計,為實現產業轉型升級,占領經濟增長制高點做準備。在設計發展規劃中,各國都高度重視人力資源的開發與培養,尤其是把職業教育作為國家發展戰略,多措并舉,推動其健康快速發展,以此作為提升國家競爭力的關鍵。

在國家層面加強職業教育創新發展的頂層設計。美國推出“先進制造業國家戰略計劃”,強調通過職業教育和學徒培訓提高勞動者技能;德國提出“工業革命4.0”,旨在發揮物聯網和服務網在制造業中的潛力。我國也在提出“中國制造2025”戰略,確定了把我國從“制造業大國”向“制造業強國”轉型的行動指南。這是對職業教育所承擔的人才培養任務提出的新要求、新任務。要想增強相關產業的國際競爭力,突破“低端制造”的藩籬,改善“世界工廠”的尷尬,保證戰略中提出的目標得以實現,就要求職業教育必須創新發展,積極對接產業,建立現代職業教育體系,與國際教育標準對接,打造職業教育人才培養的“升級版”。另外,國家的“一帶一路”戰略、新型城鎮化建設和“十三五”規劃的實施,都對職業教育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高度重視中等職業教育的可持續發展。中等職業教育是職業教育的重要主體。德國政府2003年和2004年連續發起“職業教育攻勢國家行動”,對中等職業教育堅持政府投入為主,且強度不斷加大。芬蘭、捷克、等國家對中等職業教育的公共財政投入均已達到本國GDP的1.0%至1.1%。而在我國,2015年高中階段教育中,普通高中在校生2374.4萬,中等職業教育在校生僅為1674.21萬,職業教育在高中階段的比例不到41%,而且下滑趨勢明顯。一個國家的人才結構是呈金字塔形的,不能都考大學,搞學術。一方面我們要看到,某些國家或地區大學生失業率超過20%后,已成為社會的不穩定因素之一;另一方面從人才成長的規律來看,高中階段是學習技能、提高動手能力的最佳時間段。為此,我們要借鑒國際經驗,高度重視職業教育中起著重要主體作用的中等職業教育,通過政府統籌和市場調節,雙管齊下,多措并舉。

因此,我們要樹立大職業教育觀。職業教育是“跨界”的教育,不僅具有教育性,而且具有突出的經濟性、社會性、地域性、職業性、終身性等特點。“教育不與職業相結合,百業之不進步”,僅靠教育界是難以辦好的,需要動員全社會的力量參與支持。論職業,外要適于社會分工制度之需要,內要適應人類天生不齊才性之特征,不僅要求供需相濟,而且要求才性相近,才能使事事得人,人人得事,使百業效能賴以增進,使人人獲得職業的真樂。黃炎培在1926年就提出“大職業教育主義”的思想,提倡在小學就要進行職業陶冶,中學要進行職業指導,高中開始進行職業準備,就業后還要進行職業再補習、再教育。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官員、終身教育的倡導者保羅·朗格朗說:“教育在抽象的真空中是不能有效起作用的,必須與對日常生活、職業生涯、政治、社會生活條件的改善產生強烈興趣聯系起來。”這是關系全局的教育觀念問題。在北京的一所國際幼兒園,每位家長都要給孩子們上一課,主題為“我的職業”,讓孩子們從小了解職業,培養職業興趣。無論是哪一類教育,都要樹立大教育觀,樹立大職業教育觀,我們的孩子走向社會的那一刻,無一不是以職業人的身份亮相的。為此,要把職業教育的思想、理念和實踐滲透到所有的教育類型中,我認為這將是我國未來教育改革創新的重要突破口。
香港现场直播开奖结果